Holmes對譯學理論體系劃分的指導意義論文

論文范文 時間:2019-11-25 我要投稿
【www.vrjsth.live - 論文范文】

  摘要:翻譯理論是否有用是翻譯界一個爭論不休的問題。本文從分析Holmes對翻譯理論的劃分入手,具體地闡述了翻譯理論的層次性,各層次之間的辯證關系,以及它們在翻譯實踐中的不同作用和地位。

  關鍵詞:翻譯理論;層次

  引言

  翻譯界,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也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都存在著許多爭論,這些爭論不僅僅針對直譯與意譯,異化與歸化,科學與藝術,神似與形似等各對矛盾,事實上,更為尖銳的爭論是翻譯是否存在所謂的翻譯理論,翻譯理論是否對實踐有指導作用。古今中外存在著這樣的兩派,一派堅持翻譯有自己的理論,而另一派則認為翻譯根本無規律可言,更無從談起翻譯理論。兩派理論相持不下,并且在一定時期的爭論激烈得地似有濃烈的火藥味。且不說他們各則所持的觀點如何,單單這種爭論的提法就是不科學的,為什么呢?下面我將以Holmes對翻譯學體系的劃分為基礎,談一談對翻譯理論的界定問題,并且希望通過學習Holmes對譯學理論體系的劃分,進一步理清翻譯界對翻譯理論的認識,以減少因概念不清而引起的許多不必要的爭論。

  簡述Holmes對譯學理論體系的劃分

  近現代人文科學的發展推動了翻譯理論的發展,對翻譯理論的層次性開始有了清晰的認識。比較于有代表性的是Holmes對譯學理論體系的劃分, Holmes將翻譯學分為三大分支:一、描寫翻譯研究(Descriptive translation studies),下面分為三個小的分支,1、面向譯本的描述翻譯學,即對已有譯作進行描述的翻譯研究領域。2、面向功能的描述翻譯學,即主要研究譯本在譯語的社會文化環境中所發揮的作用。3、面向過程的描述翻譯學,即主要研究譯者在翻譯時頭腦中的“小黑盒子”是如何運作的。二、翻譯理論(Translation theory),即利用描述翻譯學的研究成果,加上相關學科及專業提供的資料,總結出一些原則、理論和模式,以解釋和預測翻譯的過程和成果。詳細內容請見下表。從表中我們可以看出,Holmes認為描寫翻譯研究和翻譯理論同屬純研究性質。第三部分內容是應用翻譯研究(Applied Translation studies),也就是Holmes稱為 “務實”而非“務虛”的理論部分,包括翻譯教學,翻譯工具,翻譯政策和翻譯批評。另外,Holmes還在他寫的論文“翻譯學的名稱和性質”中補充指出,翻譯學的三個分支中還有兩個問題尚未提及,首先是翻譯史問題,另一個便是翻譯學里面使用什么方法和模式最好的問題。

  從Holmes的劃分來看,翻譯理論是分層次的,而且這些層次還是比較復雜的。另外從他的劃分我們還應看到,翻譯理論體系是呈明顯的金字塔狀的,上層理論會分出下層理論的許多枝節。而越是低層次的理論越是與實踐聯系密切的,并且對實踐有直接的指導意義的。但高層次的理論卻是與低層次理論緊密相連的,倘若只知道該理論系統的一些小的分支而不了解其上層理論體系,則必然會使這些小的分支象無源之水而顯得沒有生命力。 Holmes對翻譯理論體系的劃分因其層次性,清晰性而被廣泛地接受,許多譯學研究者循著他指引的方向進行翻譯研究,取得了豐碩的成果。

  各層次理論的作用

  對翻譯理論體系的劃分給我們的直接的啟發是讓我們更清楚地認識到了翻譯理論的層次性,而更深層的啟發是翻譯理論各個層次的作用是不同的。

  描寫性翻譯理論通過對譯本,功能和過程的描述可以總結規律,發現本質,從而為普遍翻譯理論的創立提供基礎性的規則和模式。

  普遍翻譯理論是一些具有本質性的規律,可以從宏觀上指導實踐活動,影響著譯者的整體決策。而且高層的翻譯理論會直接影響著與它相連的下層理論的建立和發展,從而通過間接方式指導著翻譯實踐。那些以不懂翻譯理論也能做好翻譯的批評家否認的想必就是這部分內容,他們之所以否認普遍原理的重要性,就是因為他們不懂得翻譯理論的層次性,不懂得各層次之間的關系,而只是從實用的角度來衡量理論的作用。

  另一部分便是具體翻譯理論,在此我指的具體翻譯理論包括局部翻譯理論和應用翻譯理論,也就是對具體問題的論述,是從實踐中總結出來的經驗,并直接應用于實踐的。這部分的作用似乎是無需贅述的,即使是最不看好翻譯理論的批評家也不可能忽略它們在實踐中所起到的作用。

  我們已經知道不同翻譯理論層次在翻譯理論體系中的地位以及各個層次所具有的不同作用,但這并不代表理論層次的作用孰輕孰重。而且描述翻譯理論、普遍翻譯理論和應用翻譯理論并不是三個界限十分明顯的分支,它們的關系也并不是單向的。事實上,這三者之間是一種辯證互動的關系,三者中任何一方都為其他兩個方面提供素材,并利用它們的研究成果。Holmes在他的論文中指出,在進行翻譯描述和應用翻譯方面的工作時,要有理論假設作為行動的起點,而翻譯理論也需要翻譯描述和應用翻譯研究提供充實的資料。

  Holmes對譯學理論體系劃分的指導意義

  以上論述了翻譯的層次性,那么要成為一個優秀的翻譯者是否要對各層次的翻譯理論進行研究呢?以我自己的理解,答案是否定的。我們知道,馬克思主義是具有普遍性的真理的,但我們并不需要花太多的時間去將馬哲的大部頭書啃透才能樹立爭取的人生觀、世界觀和方法論。現實中許多對馬哲內容一無所知的人也能很好的運用辯證法。相反,倘若花在馬哲理論研究方面的時間過多可能會使我們沒有精力考慮其它該做的事情。我想用這個例子說明的是研究和學習兩個概念,研究所需要的時間和精力遠比學習所需要的多,而且一般還需要有研究成果。而學習則不同了,學習是利用別人的研究成果指導自己的實踐活動。還是以馬哲為例,我們不能否認學習馬哲會使我們在思考問題時更加有條理,我們需要的是學習,而不是研究,研究是需要專業人才的。同樣的,我們認同宏觀翻譯理論的作用,但這并不意味著每一個要從事翻譯實踐的人都必須對翻譯理論進行深入細致的研究,而是僅僅需要學習翻譯理論,以指導自己的實踐。就象社會上存在著合理的分工,翻譯界也需要合理地分配任務。即使在研究領域,根據對理論體系的劃分,也是應該用一定的分工的,即對不同層次的理論分工進行研究。各層次之間不應相互輕視,而是應該相互配合。另外還需要指出的是,分工不單單指不同人之間的分工,也可能指一個人研究的不同階段,比如說,在研究微觀理論階段,可能會發現某些具有普遍性的規律,從而為宏觀研究打下基礎,進一步深入到普遍原理的探索中來。也可能在研究宏觀理論時會發現需要微觀理論的基礎,從而進入微觀理論研究階段。

  對翻譯理論不同層次的學習效果也是不一樣的。當學習微觀理論是,我們會因學到了許多技巧性的東西而感到進步很快,有一種充實感,但當我們學習那些抽象的翻譯理論時,就會感到它們晦澀難懂,學習起來感覺進步很慢。以我自己的經驗來看,學習剛開始時是自以為清楚階段,然后到了越學越糊涂階段,而且這個糊涂階段要持續很長時間才被慢慢梳理清楚,進入第三個階段,這時的清楚就比第一個階段高上去了兩層臺階。所以說,理解了翻譯理論的層次性,有助于幫助我們制定學習計劃,同時掃除學習中的許多困惑,不會因為翻譯界的許多爭論而迷失了方向,要清楚學習宏觀翻譯理論并不是走向翻譯實踐道路的一條捷徑,而是指導著譯者在翻譯道路上更好地走下去。

  總之,對翻譯理論體系的劃分使翻譯界對翻譯理論的層次性問題有了一個清醒具體的認識,是翻譯理論研究史上的一個飛躍,理清這種關系可以減少翻譯界許多不必要的爭論,也能夠為初學翻譯理論的人指點迷津。所以說,這種劃分無論是在翻譯學科建設問題上,還是對個人的學習指導上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參考文獻:

  [1]黃振定.《翻譯學》[M].湖南:湖南教育出版社,1998.

  [2]金鷿.《等效翻譯探索》[M]增訂版.北京: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1998.

  [3]劉宓慶.《翻譯與語言哲學》[M]. 北京: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2001.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势图 最好用的股票分析软件 配股神配资 三种股票分析方法 股票分析方法中进行技术分析 模拟炒股大赛 365盈配资 51配资 智富配资 上证指数涨幅代表什么1990至2018上证走势图2019上证指数分析 给理财客户写担保 银鸽投资股票行情 股票开户 智富配资 日赢配资 配资炒股可以相信吗 涨8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