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掩的門散文

散文隨筆 時間:2019-05-13 我要投稿
【www.vrjsth.live - 散文隨筆】

  女兒一直在外讀書,難得回家。可不,這個暑假對她來說,除了放松和享受,又未嘗不是一種放縱呢。瞧,窗外已經日上三竿了,她卻房門緊閉,躺在被窩里睡得天昏地暗……我這做娘的脾氣再好,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對她,開始我略有微詞,繼而開始頻頻嘮叨……幾天后,顧不得形象了,拉下臉,喊她的分貝陡然高了起來。

  可是女兒依然我行我素,房門反鎖,充耳不聞,隨你怎么在門外嚷嚷。

  站在客廳里,我悻悻地看著那緊閉的房門,發呆,心中不禁泛起一股淡淡的失落感……并不厚重的門,有如一堵墻的阻隔,我突然感受到了一種被距離拉遠的感覺。

  小時候,為了培養女兒的自立能力,未滿三歲就讓她獨自睡一個房間。那時,每夜我都要起來看她好幾回,怕她尿床,怕她蹭掉被子,怕她涼著,怕她摔著……每天早上,我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快步走進她的房間,幫她掖掖被角,再俯下身輕輕吻吻她的額頭,然后再去弄早點。一切做妥當后,便輕聲喚她起床,有時忍不住撮她的小鼻子,一邊胳肢她;有時我用臉不停地摩挲著她的臉頰,把她摩醒……記得很多次,把她弄醒后,她依然假寐,賴在床上不肯起來,等我一轉身進了廚房,她卻一骨碌地爬出來,飛快的鉆進了她爸爸的被窩里,待我在她的房間里再喊時,只聽到隔壁她們父女倆個人笑得樂不可支……

  那時,女兒的房門只手輕輕一推就打開了。一直到她讀初中時,她的房門都不曾落鎖。

  現在想來,那是多么溫馨美的一幕啊!

  也不知女兒是從那天開始睡覺非要反鎖房門的。以至每個早晨,我不得不一遍一遍地敲門,輕輕的敲,重重的敲…….現在我都無法想像她睡著時的香甜的模樣了。讓我甚為不滿的是,她睡覺時關關門也罷了,平時我們稍稍數落她幾句什么的,她一不高興,隨手就把門“砰”的一聲關上,反鎖,推也推不開了。這令我憤然而起。

  所有積攢在胸中的不滿終于在一個不早的早晨爆發了。那天,我都喊她七八遍了,可她一點動靜也沒。我一邊敲門一邊大聲吼,飯涼了,菜涼了,快起來!快起來!你可以不反鎖門嗎?

  我為什么不能反鎖門?沒想到女兒突然一把拉開門,蓬著頭,趿著拖鞋,倚著門,睡眼惺惺地質問我。

  以前你可從來不反鎖門啊。我望著她,她也望著我。

  彼此,片刻的沉默。稍稍,她的口氣柔和了,媽媽,你別老說以前以前,以前我是小孩子,現在我長大了啊,我喜歡鎖門。

  一語驚醒夢中人。是啊,她長大了,她不再是那個躺在媽媽懷里撒嬌的小丫頭了,她已經長成一個青春少女了。那是她的閨房,那是屬于她一個人的空間和世界,她不愿讓人貿然闖入,隨意打攪。她完全有這個權利啊!

  何必糾結呢。

  “我喜歡鎖門”,不過女兒最后的這句話,聽得我似乎很不舒服,但是,很快我又舒服了。女兒走過來雙手環抱著我的肩,笑嘻嘻地說,無論我如何反鎖房門,我的心門永遠是向媽媽敞開的。

  嘿嘿!其實,寫這些,我真的只是很懷念女兒小時候那一個個快樂的早晨呢!

  只是,很多事,再也回不到以前。

  只是,女兒已經長大了。

  只是,她僅僅只是需要一個自由的心靈空間而已。

  我終于釋然。也許,那無形的距離只是來自我內心的憂慮。我太拘泥于現實中的那扇門了。一個母親只要懂得給予孩子更多的尊重和自由,所有孩子的心門必是敞開的!

  如果,有一天女兒與我之間因一場小小的誤會,一個淺淺的隔閡而豎起一道屏障——我相信,溝通,就是打開女兒心靈大門的鑰匙!那豎起的屏障只不過是一扇虛掩著的門,就像小時候的每個早晨,我輕輕一推就打開了。走進門里面,一屋子的愛和歡笑!

  寫于2009年3月1日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