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不識愁滋味散文

散文隨筆 時間:2019-05-13 我要投稿
【www.vrjsth.live - 散文隨筆】

  昨夜里,雨聲點點敲打著窗戶,驚擾了我的美夢。

  原想趁著周末好好放松一下,不料就這么被硬生生地從夢中驚醒。躺在暖和的被窩里,傾聽著鼓點陣陣,不知不覺竟有些癡了。

  正月的日歷即將撕完,一顆心卻還沒有從假期完全回收過來。開學了,帶著淡淡的惆悵,在不情愿中迎來了全新的一個學期。

  報到后,又休息了幾天,總算有了個緩沖期。利用這短短的幾天充分備好電,準備開始又一學期的沖刺。

  嶄新的學期,全新的面孔。孩子們依然乖巧,多長了一歲后,比上學期懂事多了,曉得要聽老師的話了。家長們更是熱情依舊,一有什么任務,馬上一呼百應,短時間有效地完成。看著從四面八方迎來的家長,我心里依然是滿滿的感動。沖著家長們的信任與支持,我就理當繼續做一個盡職盡責的好老師。

  開學兩周了,我竟然忙得抽不出時間回娘家一趟看看年邁的父親,電話更是一通也沒有。我這人生性淡薄,不大習慣與人閑聊,除了別人打過來,我極少主動打電話過去。真是白白浪費了通話套餐了。

  原來我是不會忙成這樣的。只因過去常有婆婆過來照料著,我省卻了許多麻煩的瑣事。去年,婆婆突然生了病,血壓不斷升高。原本以為回老家休息一段時間就會好的,沒想到這回去竟是沒能按時回來了。心里明明很擔心,卻也不知道該如何慰問她。倒是她會主動打電話過來詢問家里的近況,反過來安慰我,叫我不要擔心。

  家里沒有一個長輩,兒子又外出求學,于是,我就成了一家之主了。什么事都要自己去干,再也沒有人為我撐起一把傘。原想兩個人的世界,倒也簡單可人。只是,時間久了,卻也不大習慣。每天忙著忙著,就指望著快點到周末,好和兒子相聚。只是,這孩子一旦長大,就算有十匹馬也拉不回來了。

  兒子回家后,就把自己鎖在房間里,不是做作業,就是玩游戲,似乎要把一周失去的休息時間都奪回來。兩天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幾時剛回來,轉眼就又回學校了。

  諸多的煩惱在終日在腦海中盤旋。偶爾抽得空閑,便益發想念不識愁滋味的少年時光了。

  昨日教小朋友唱《世上只有媽媽好》這首歌,孩子們聽著聽著就想念自己的媽媽了。好幾個在下面直嚷嚷著,好想哭呀!

  一開始總覺得孩子們不會這么感性,沒想到,果真有幾個孩子哭了起來。這陣勢惹得我的眼眶也紅了起來,想起了自己的母親。

  少年不識餓滋味。遙想母親在世時,什么事都親力親為,很少讓我們動手幫忙過。小學時,她每天一大早要上山種菜澆水,回來還要趕著為我們做飯,好讓我們上學去。

  在那個物資匱乏的八十年代,她一個人忙里忙外,倒也沒有讓我們餓過肚子。也正因為如此,我才會被她養得白白胖胖,老被同學取笑。雖說如此,我也不曾為此而少吃過,依舊我行我素,照樣每餐吃得飽飽的,樂呵呵地去上學。

  小學五年里,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讀四年級時。那一次,母親不知道為了什么原因,在山上干活忙了很久。等到她回家時,我們已經快遲到了。來不及再等她做早餐了,我背起書包就往學校跑。

  母親在身后氣急敗壞地叫我等吃完再去上學。我也顧不上了,生怕遲到會被老師批評。沒想到,等我上完早讀課時,班主任把我叫出了教室,說母親給我送飯來了。母親那時是很少到學校的,大字不識一個的她,很怕跟老師說話。聽說母親竟然來學校了,我心里是很吃驚的,也害怕母親在學校當著眾人的面責罵我。

  等我走出教室時,只見她一個人躲在教室旁邊的過道里,生怕被別人發現。

  “快點吃吧!吃完好上課。上午這么長,不吃飯怎么行?”母親見了我急忙催促,并沒有罵我。

  看到她沒有發怒,我這才趕緊把她送來的地瓜湯喝了。直到我喝完,母親才拿起湯鍋轉身走下樓去。

  我呆呆地看著的背影,不知怎的,眼眶就紅了。上課鈴響了,我急忙擦干眼淚走進教室。

  回到教室后,班主任親切地對我說:“你媽媽真疼你,以后要聽話了,等吃完飯再進來,偶爾遲到一兩次也沒關系。”

  從那以后,母親倒也沒讓我遲到過,總是在我上學前就準備好了早餐。只是,她起床的時間更早了,從五點半提前到五點。還在睡夢中的我,又怎么會知道這其中的秘密呢?只道是她干活的效率高了。

  少年不識痛滋味。在我迷迷糊糊的記憶里,總覺得母親是個特嚴厲的人。只要我們做錯事,就會引來一頓棍敲棒打。每當我被她教訓時,我總會在心里叫著爸爸的名字,希望他能夠快點回家救我。

  還記得有一次到鄰居家玩時,不小心把他們家一只白瓷貓摔壞了。母親當時極為生氣,那時,家里有玩具的人特別少。鄰居有人外出海外,家里才會有這么貴重的東西。只記得,她當時作勢拿起碎片要割我的手腕,說看我下次還敢不敢這么粗心。后來,是鄰居為我說情,母親才放過我。

  很少看到母親生這么大的氣。我當時真的嚇壞了,哭個不停,還以為母親真的割了我的手腕。等到長大一些,問起母親這事,說我的手腕怎么沒有留下傷痕呢?母親才笑著說我真是個笨丫頭,她只是在嚇唬我,怎么會真的割下去呢?瞧我這記性,還真的犯傻了!

  還有一次,我做錯了事,母親罰我洗一大堆的碗。我倒也不在意,只覺得這是小事一樁。于是,我邊玩邊洗,把一個個的碗疊得老高。不知怎么的,我的手突然一滑,這下慘了。所有的碗掉了一地,碎了好幾個。

  母親這下可生氣了,她邊打罵我邊打我還不解氣。后來,干脆把我關到路邊的牛圈去了。我躲在黑漆漆的牛圈里,聽著老牛的呼吸聲,心跳得好快。我在里面哭著喊著,說再也不敢了。母親這才把我放出去。

  吃一塹長一智。在母親嚴格的教育下,我養成了做事謹慎細心的好習慣。別人看不出來的問題,我一眼就能瞧出來。別人沒有想到的缺漏,我一下子就能發現。那時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的母親不疼孩子,動不動就打。說來也奇怪,不管母親如何責打,我倒也沒真正覺得痛過。看來,她下手還是很有分寸的。現在,我算是真的明白了:打在兒身痛在娘心。每當兒子做錯事被我打時,我過后總覺得特別內疚特別心疼。

  少年不識愁滋味。小時候的我們,可以上山捉蟋蟀,捕知了;小時候的我們,還可以下河尋小魚覓小蝦;小時候的我們,還可以到海邊拾貝殼,挖花蛤,撿海帶……

  那時的我們不識愁滋味,不曾為考試考不好而真正傷心過;那時的我們不識愁滋味,不曾因與朋友吵架而真正難過;那時的我們不識愁滋味,不曾因為生離死別而傷心欲絕過。

  考試考不好,下次再努力就是;與朋友吵架低聲下氣地求和便可以;同學走了又有新同學來了,沒什么好傷心的;親人去世就去世了,生老病死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小時候的我,特別盼望快點長大,好走出眼中的小世界,到外面闖一闖。長大了,卻開始懷念從前,懷念從前那些不識愁滋味的年少時光。

  小時候的我,總會挑著不同的小路去上學,對在路上不同的風景特別感興趣。小學五年里,自己的足跡走遍村里的每一個角落,哪邊住著誰都知曉,哪里種著葡萄或番石榴都去光顧過。

  長大后,我發現自己對家鄉越來越陌生,盡管在自己的家鄉工作了二十多年,我的腳步卻離它越來越遠。去年到村里家訪時,看到兒時經常去的地方,早已人去樓空。那些熟悉的老房子都成了擺設,沒有人煙的房子充其量只能說它是一座建筑物。

  各種各樣精雕細琢的祖厝像雨后春筍般,拔地而起。看著這些與寺廟相似的祖厝,我只覺得陌生。我更懷念的是兒時那些住著好幾戶人家的老房子。

  事過境遷,少年不識愁滋味的我,早已被時光的車輪軋得遍體鱗傷,多愁善感起來了。這不,一下起雨,聽到那敲窗的雨點,竟惹得我半夜起來胡思亂想了!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