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上開花的女人散文

散文隨筆 時間:2019-05-13 我要投稿
【www.vrjsth.live - 散文隨筆】

  附近住著一個高個子女人,足有一米七以上,走在路上特別顯眼。這位普通家庭婦女性格開朗,就如很多東北女人一樣,說起話來聲音洪亮,缺了幾分溫柔,卻多了幾分剛毅。

  高個子女人沒有工作,屬于單職工家庭,在林區,這樣的家庭通常代表著貧困。本身一個職工的正常工資也就在四百多元,只有力工、干部和老師要高一些。普通職工,如果夫妻兩個人都掙錢還能維持生活。要是一方沒有工作,那就只能再找點事情做,否則就很難填飽肚子了。

  林區最簡單的地方要算深山溝里,自己有一星半點的地,做上點蔬菜,一年都夠用的了。深山里沒有娛樂場所,沒有燈紅酒綠的地方,甚至連個簡單的衛生所都不具備,這樣的條件下,基本上不用花什么錢了。但在我們鎮里,還是事事要用錢的,所以我經常看到高個子女人四處張羅事情做,養過雞,喂過雞蛋,這種沒有規模的零星飼養,是不能發家致富的,最終也就維持個一家人吃蛋方便。

  由于和我店子離得近,所以彼此也熟知,偶爾來賒點米面,還帳也是很痛快的。她總是穿得很干凈,衣服雖然不名貴,但常常搭配得很得體。我一直覺得她的個子高,所以顯得特別精神,尤其走起路來,好象一陣風似的,給人一種爽快的感覺。后來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再見面的時候,她正在大街上抱著一個小孩子。旁邊的鄰居打聽幾句,就聽她爽朗的笑著說:“不出來了,在家看外孫女。”

  啊!我一聲很驚奇,也許很多人都和我一樣驚奇,有人問她的年紀,她說49歲。看起來真的不是很像,她的精神狀態一直很好,雖然生活始終處于比較拮據,但表現出來的樂觀精神,讓人們忽視了她的年紀,總感覺到她的年輕和朝氣。沒想到的是,也是快奔50歲的人了。

  堅強的女人也有柔弱的一面,那是外孫女被父母接走的時候,她在家病了一場。后來外孫女也想念外婆,最終大人們又把她送了回來。我想越是貧窮的家庭,越有溫情和親情,如果是富貴之家,更多的是著眼于事業和金錢,就算擁有的感動,也往往是失去之后的懺悔。

  冬至這一天,氣候比較冷,最低氣溫零下二十度。但在東北,這絕對是個暖冬,暖得連那條海浪河水,仍然還有一小段沒有凍上。在河的那一邊,群山嶂起,繞過兩個山頭,有一座山上長滿了硬雜木,這種樹木是沒有什么價值的。所以林業局的領導們開了恩,允許人民群眾去砍來當柴燒。這條消息對于很多工資低的家庭來說,極具誘惑力,因為現在燒柴的價格,已經令很多人望而生畏。

  于是,從這一天起,很多人都騎著自行車去河邊了,把車子寄存在附近,拿著繩子和鋸子,踏在明鏡一樣的冰面上。再翻過兩個山頭,然后開始伐木,中間的過程無疑是辛苦的,最后終于扎成一捆,用繩子捆上,拖過山頭,再拖過冰面回來,放到自行車上,開始往家運。這一去就是大半天工夫,可以換回來一個星期的溫暖。

  在這樣的季節里,有這樣一群貧窮的人,他們為生活付出的艱辛,實在令我感動。但我最感動的,還是那人群中的高個子女人,她的臉此時已經凍成了紫色,是紫色!普通的冰雪天,通常會把人的臉凍得像蘋果似的,但長時間在這樣的低溫下勞動,結果就不是蘋果了,是一種充滿傷情的紫色。擁有了這種顏色的皮膚,一定是凍得麻木,如果敲擊,定然是鏗鏘有聲的,她發出的音符,也一定是渾厚有力的。

  鄰居們驚訝的看著她,也看著她的自行車后面那一大捆燒柴,兩個男人過來,接過她手上的車子,也是很吃力的幫她往家里推。她一定也看到家了,所以顯得很興奮,和幾個搭訕的鄰居們說笑著,此時那張發紫的臉膛,在這一刻突然變得倍加美麗,不知道是我的錯覺,還是她的臉上,在這一瞬間,綻放出了紫色的花朵?

  在經濟條件不發達的林區,還有很多像她一樣的女人們,在這個冬天書寫著堅強。不要說她們的男人沒有用,也不要說她們的命運不好。塵世間的人,是無法左右自己生在何時何地何種環境的,王候將相,寧有種乎?窮苦命不比富貴命少些什么差些什么,問題的關鍵是,你怎么來面對你的生活。還是那句話,我不支持貧窮,但我永遠贊賞這些窮人們的生存意識!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