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下老宅的玻璃霜花散文

散文隨筆 時間:2019-05-13 我要投稿
【www.vrjsth.live - 散文隨筆】

  依然是昨天那個時候醒來,不知為什么近日常常失眠了。深冬大雪節氣里,室外氣溫已經下降到零下22度,室內仍然有二十五六度,窗上一點霜沒掛,感覺格外干燥。

  望著窗外漆黑的建筑和朦朦朧朧的光亮,忽然覺得小時候鄉下老家的房子那么的好。

  冬天鄉下沒有了農事,大人們因為沒有什么去處,便都全天躲在家里貓冬。那時一戶人家養一條狗即可以看好一個家門,沒有電視,甚至連收音機都不曾有。生活異常的貧窮,日子十分的乏味,然而由于幾乎家家都在一個水平上,彼此的心也都很平靜了。

  貓冬可能是冬天里無奈的選擇吧,冬夜漫長,除了聽著爺爺奶奶講的那些“瞎話”外,孩子們實在沒有什么感興趣的了,于是玻璃上的霜花就成了孩子們的童話世界。那玻璃霜花的美麗堪比年畫,雖然沒有年畫的五彩斑斕,卻有年畫無法比擬的動感。由于氣溫的變化和室內供暖條件的不同,以及窗戶封閉程度等原因,玻璃霜花一家一個特色,即使是在一戶人家,不同位置的玻璃霜花也有不同的形狀。同一天里,不同的時間,霜花的形態也不同。

  玻璃霜花是美妙的,仔細端祥,層次近密遠疏,錯落有序,有茂盛蔥郁的花草樹木,也有姿態逼真的各類動物,全都應了畫家的手法,天外飛來白頭翁,連云玉樹在險峰。雖然落霞映襯的美景與老宅上的玻璃是不曾會合的,因為老宅的窗戶全都是向南開,下午陽光就照射不到了。

  隔著窗上的霜花看日出,如同欣賞幻燈片。鄉下大人孩子起床都很早,拉開窗簾,雖然太陽還沒有出來,但卻結了一層霜花像是磨砂過的藝術品,呈現出亞光色銀白,這里看不到外面,你的感覺是靜,靜得連氣息都悄悄的,聲音都是停止的,靜得一切疲勞煩惱都徹底停下來,一天新的生活就此寧靜地安穩地開始了。

  太陽從地平線緩緩升起來,一縷朝霞開始如同掃描般的從屋頂過渡到窗上,緩緩地一寸一寸向下移著。誰說時光是用手抓不到的,這個時候,站在窗前,沿著霞輝移動的軌跡,用手指甲一寸一寸地在窗花上劃開一道道紋絡,至于這條紋絡是平直的還是弧狀的,全在于屋外遮擋的物件的形狀,但不管是什么樣的線條,那個時候,時光確確實實絲毫不差地抓在人的手里了,直到陽光完全泄在窗上,煦暖的陽光從霜花的上層一點點融化,沿著劃過的一道道紋絡水滴小心翼翼流了下來,表層的霜也漸漸地由亞光變成了拋光,透著陽光,晶瑩剔透。

  這時,可以任性地在霜面的深處作畫,可以用手劃,也可拿根筷子,甚至還可以直接用嘴對著窗花吹氣,不需要講究作畫的技藝。自然的美有時候是任憑想象發現的,生活的美其實也是在于想像的。前年冬天回老家,仍然看到了千姿百態的玻璃霜花,也看到了一群孩子指著窗花猜畫面中的物象那快樂的場景。在老人的眼里看到了美猴王豬、八戒、沙和尚,在孩子的眼里看到了熊大、熊二、光頭強。不知道宋代大家歐陽修是怎么想的,看著這么美的霜花,在“清晨簾卷輕霜,呵手試梅妝”后,竟然發出了“都緣自有離恨,故畫作遠山長”的別怨來。何不當著透澈的陽光親臨著粼粼的細水,去幻想那飄渺人山中條條飛泄的瀑布?若嫌畫面不夠豐盈,對著窗花用水輕呵,還可以變幻出一汪清澈的石潭,拉著心上人坐在平滑的石磯上,捧著清涼的潭水為愛人輕洗玉足,或赤著雙腳走在水里,尋著石隙去捧撈水中的游魚,這一切美好的情趣都盡在想像中。

  冬天越是寒冷,冰霜就結得越厚,漫長的貓冬季節,老家的窗花陪伴了多少曾經清涼的歲月,曾經簡陋的老宅,因為那一片片冰冷的玻璃霜花而充盈了無限的靈性。那千姿百態、美麗悅目的玻璃霜花,讓我魂牽夢縈,時刻開在了我的心里、夢里……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