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末閑語散文

散文隨筆 時間:2019-05-13 我要投稿
【www.vrjsth.live - 散文隨筆】

  一

  只是一本圖譜,供初涉者臨摹之用。非名畫,懸于壁,藏于櫝,密玩珍愛或待價而沽,于歲月流轉中,暗換移手。紙微黃,雙頁夾開,起筆寂寥,布局疏曠,細葉裊裊漫至另端,遂成整幅。除自畫,大多復制趙子昂、唐寅、文征明、陸至、沈周等大家之筆,以現蘭于石縫、泉崖絕頂處的風骨及風、露、雨、晴時的不同姿態。如今之課本,旨在開蒙啟智,打通關節之用。然謹慎之態,圖解之詳,審美之趣,安插之凈,足以令后人嘆服。

  主人胡正言,明末清流,隱于南京雞籠山側,好篆刻、印刷、繪畫之技。因房前種有十余桿翠竹,故叫《十竹齋》。齋名簡凈,如斯人,可窺其衣缽心胸,秉持內涵,亦像譜中蘭草,不豐腴,卻有俊美秀朗之氣。

  家里也曾種過蘭,門前蓊郁兩花池,配白磚,年年粉嫩,那樣的柔軟,足以讓柴扉小戶的日子格外生動。品名不詳,普通之物,不過是尋常人家煙火處的溫情點綴。花期長,夏天七八月最為茂盛。尤喜雨,一夜間舒枝展葉,星星點點次第開遍。花葉單薄,清秀、有疏落之美。此花不招搖,不繁密,非雍容類可比。亦柔弱,不造作,無粗枝墨干,更無人工穿鑿扭捏,掐筋動骨之痕跡,細葉一托,便可搖曳。且耐寒,若逢大雪,或無知懵懂小兒肆意踐踏,看似草黃葉枯,岌岌可危,怎奈待到次年,微風一熏,新雨一過,復又如初。并于根部密連,挽手處,越發友愛,成蔓延之勢。故喜愛。

  搬家時,不舍,遂挖得一株置于石罐。罐于路邊撿拾,因喜其粗糲,幽如老井,便丟下諸多細瓷,獨自抱往。豈料卿乃可人,不負美意,無人打理,竟能歲歲盛開,且風姿不俗,總于陽光斑駁,細雨飄飛處,洋溢無數溫馨。

  朋友的母親也養蘭,皆名品,蘭之貴族,什么新品梅,白雪素荷等,不僅名字好聽,配上紫砂、素陶,一些線條高挑典雅古樸的花盆,越發襯其清幽。其母是大家閨秀,受過良好教育,一生嫻靜,會侍弄,也懂愛,知道生命于生命間的呵護與感動。經手之物雅致,染有自身情韻,那些蘭也備受寵愛。母親過生,他們也會備上幾盆欣然奉上,這樣帶有生命體征清香無比的禮物,自是強于那些金銀器皿綾羅之類。生命無聲傳遞中,歲月也趨成平緩之河,亦算人世情愿,因果返復,母親秉性人品的一種寧靜回饋。故飽經滄桑80多歲的老母,雖歷盡人生波折,舀墨走筆時,尚能裹有陣陣蘭香。

  二

  花草本是自然之物,屬生命常態。而蘭,稟性奇特,介于花、草之間。是花,無花之隆重,亦草,卻比草嫵媚,且秉承其堅韌不拔的個性。又是人與自然之媒介,精神氣息的貫通者。至于先有花還是先有人不得而知,依圣經所言,花草先至,人類后衍。花本天然,于深山曠谷,各有爛漫,是世人慕其清寧,引庭至院,栽種養植。在飲茗邀月,尺牘勞繁,打理樸素人生時多份相伴。也往往以花喻人,予以高義,成為自身精神的某種寄托。但世之男女,能當得起蘭的并不多,蘭疏落,有自身清幽,態生自然,人前背后均能保持自身涵養,無淺薄之想,華耀之態。也非囿于今人高調低調之說,高調者,低調者,皆通往一條道路,古井深月少之又少,如無自身精神之光,終將幻滅。人為刻意之事,本也做作,也必將淹沒在時光淙淙的流水聲中。

  明星緋聞爆出后,不討厭那個男的,也不討厭那個女的,不喜歡的是那些站在道德高地,擂鼓助威的人。大有標榜洗白自己之嫌。凡塵俗世,各有誘惑,明星尤甚,世法公平,均會為自身成長買單。是非底里不在你我射程之內,即便黑白分明,也得抬高那么一點。于別人是放生,于己是修行。所以不喜太左,自己沾泥帶垢,尚要激動,如若真有個風吹草動,便是那個蠢蠢欲動,隨眾踏上一腳之人。于朋友不說雪夜提燈,陪護一程,也許連縫隙的光亮都看不到。

  昨天看到一些人在那討論文學式微,順便說幾句。文學即人學,于個人叫碼字,如果非得上至一定高度,那就不能是少數人的菜譜,得有大眾健康之光亮,照至百姓腳下,才是使命。沒有樸素的心態,平視的目光,暖肺貼心的表達,都白扯。也絕非題材的接地氣和技巧的造作運用。《紅樓夢》走下神壇那天,便是它偉大的開始。皮毛和精髓本不重要,作者身為貴族,卻有顆懷眾的心,這才是可貴之處。

  紅樓第63回,寶玉過生,怡紅院群芳開夜宴,占花名。寶釵獨得花魁掣得牡丹,探春杏花,李紈老梅,湘云海棠,黛玉芙蓉,襲人桃花,麝月荼蘼。無蘭花,以蘭之珍貴,曹侯并不輕易與人。寶釵世故,探春好強,黛玉嬌弱,襲人麝月一心向上不在此列,所以曹侯把蘭予了妙玉。“才華馥比仙,氣質美如蘭。”是妙玉的定評。梅是她的代表物不假,蘭也是她的對應物,梅蘭竹菊花種四君子,她獨占前二,可見作者對其珍愛。所以一個我行我素,不顧及別人眼光的人;一個有潔癖,生命力旺盛的人,內心自由的人。她的結局絕不會是高鶚截補的后40回所描繪的那樣。人生曠達,義字最重,熱鬧不是情義,患難才見真知。

  歲末亂彈,就此打住。時光一去,不復再來,風吹小字,謝謝閱讀。祝福大家!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