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散文

散文隨筆 時間:2019-05-13 我要投稿
【www.vrjsth.live - 散文隨筆】

  黑豹四天沒回家了。

  母親看著衛生間里那個缺了一角的瓷碗以及旁邊那個只待蒸發的水盆,嘆息道。

  她的眼圈帶點淤青,也有些浮腫,顯然是昨夜一宿沒睡好所致。衛生間的小窗外,漏出一角同樣沒睡好的天空,陰沉且夾雜著尚未逃離的冬風。

  黑豹是我家養的一條狗,毛色駁雜,黑中夾以灰和白,如若不是那似有似無的黑色斑點藏匿其間,很難讓人信服它曾是一只純種斑點狗的后代。兩只黑色的大眼睛似一汪水,傳遞著它或喜或憂的情緒,也許是從一出生便受盡了冷眼和欺凌,它溫順乖巧懂事到只需要你一個眼神,就全然會意。

  依稀記得七年前的一個冬天,母親從距離我家老屋不遠處的雪地里抱回了一直瑟縮著的它,然后喂給它溫熱的水,還有從商店里買回來的香腸……其實這之前,我是在連隊見過它幾次的,它的生母生下它后便將不足月的它拋棄了,其他狗也常常欺負它:好不容易刨到的一點剩菜殘渣還未來得及下肚就被搶去,有時候又會莫名其妙被一群大狗追的落荒而逃……我曾見它在一棵歪脖子柳樹下舔雪解渴,也曾見它幾次徘徊在遺棄它的主人家門前,靜靜地看著不遠處一群漂亮的小狗互相追逐嬉鬧,然后搶食主人丟下的米飯骨頭,只待它們都散去后,舔凈剩下的殘渣……而這些,還是沒能換來路人們的憐憫甚至微薄的同情,更多時候,他們樂于觀戰,并嗤笑而去,這其中,也包括我。

  只因為,它長得真的太丑了。

  所以當母親將它抱回來的時候,我是反對的,毛沒一根順著的,像是一只灰色的大刺猬,上面了掛滿泥,跟毛粘在一起,無法讓人對它心生喜愛。

  可我終究拗不過母親,或者說,我也拗不過自己的同情心……

  之后,這只被人遺棄的流浪狗,成了我家的新成員。

  給它起名字,著實費了我們一番腦筋,我戲謔著叫它“丑蛋”,母親反對,她想了想,喚它聲:黑豹!

  這小東西竟然靈機一動,忽然搖尾、轉頭、耳朵耷拉下來,然后跑到母親身邊蹭她的小腿,儼然一副興高采烈的樣子。

  那一刻,我在它漆黑的的眼中,看到了一種依賴,對,是家的依賴。

  這之后的每一個日出和日落時分,它都跟在母親身后,追路過的蝴蝶或者追自己的尾巴,偶爾,它也會靜靜地趴在地上,望著某一處發呆……

  “黑豹,坐下!”

  它接受指令一般坐下了。

  “黑豹,臥倒!”

  它搖著尾巴走到你面前,溫順地趴下了。

  看得出,家里因它的到來,增加了些許歡樂。

  尤其是母親,這是在她婚姻遭遇變故后,我第一次見到的久違的笑容。

  其實我心里都明白,那些母親在棗園里孤單勞作的日子,是它在一旁靜靜地守候,她心底的苦楚辛酸,也許,它能聽懂,路過的風,也能聽懂……

  黑豹也護主。

  一次放冬灌水,母親是夜間去的(因那段時間放水的人較多,所以母親排在晚上),她挖了幾個小時才將渠道的淤泥疏通,就在快放好水前,被堵了。原來是連隊一小伙子,趁母親不備,將水偷偷引向自家農田,準備不勞而獲。母親跟他理論,未果,那沒教養的小伙子竟然準備動手!黑豹見狀,立刻撲向那個小伙子,咬著他的腿咆哮不止,那人吃痛,一鐵鍬順勢拍向黑豹,轉身而逃,黑豹還欲追去,被母親喝止。

  回家后,母親連忙替黑豹包扎傷口,所幸只劃破一塊皮,幾日便好了。

  自那以后,連隊的那個小伙子再也不敢出現在黑豹面前。

  后來,老屋搬遷了。

  再后來的某個夜晚,我把黑豹放出去后,它就再也沒回來了……

  母親每天都念叨著同一句話:那天清早聽到幾聲狗的哀嚎,該出去看一看的,黑豹是不是已經被打人死吃了呢……

  我說:也許,是別家的狗兒打架呢?也許,黑豹只是一時貪玩忘了回家呢?也許,是哪個好人家憐惜它,又將它收養了呢?也許……

  不再自欺欺人。

  從現在起,珍惜生命的每一份賜予,與人為善,與物為春!

  只是,黑豹,在外面玩累了,記得快回家……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