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鎮癡情游記散文

散文隨筆 時間:2019-06-23 我要投稿
【www.vrjsth.live - 散文隨筆】

  那是一座陳舊的古鎮,沒有半點新的顏色,坎坷的石板路面如同寫滿文字的稿紙,記載著它的滄桑。

  每當在記憶中踏上它的街道,我總感覺有一個峨冠博帶的古人從這上面踱過,而千百年來東升西落的太陽又把他的影子印在了街面,甚至街道兩旁的墻上。看那墻,也昏暗陳舊得如同古稀老人的臉,寫滿了歲月的風霜。我想,這一定是它留存了太多行人影子的緣故吧。

  這古鎮我只去過一次,還是在一個陰雨的周末。它是我第一次見到的江南小鎮。正像一見而鐘的情人,她古樸的美,悠遠的神韻一下攫取了我的心,令我時時緬懷。那天我和朋友走在這街上,瀟瀟的細雨把街面和房屋沖洗得纖塵不染,而愈是這樣愈見其古老。那房宅的構造也不像現在的模樣。我想,這房屋中肯定都住著老人。而我又分明聽到一間屋里傳出了毛阿敏的歌聲,從另一個院子里走出了一對打扮極為入時的青年,撐著的并不是戴望舒筆下的油紙傘,而是蘇綢小傘,嘻笑著去了。于是我的心中有一種感覺,是馬致遠《天凈沙》的詞句與毛阿敏歌詞的沖撞;是歷史與現實的交匯;遠古和未來,人類與自然的融合的集結。“這小城有多少年的歷史了?”我問一位好不容易碰到的老人。“說不準了,大概總有幾百年了吧。”我是希望它愈古愈好的。

  小鎮的盡頭是一條河,河對面的樹林里,草地上飄著一些淡淡的煙霧,被雨水蘊藉,被低飛的燕子招引,這煙霧也彌漫到了河上……

  當天我就離開了那里,我走過古鎮的雨巷,沒有逢到結著丁香般愁怨的姑娘,我也做不出“雨巷”的新詩。然多年過去了,那淡煙流水,青白雜陳的小鎮,那毛阿敏的歌聲,那青年男女仍會走進我的夢中,讓我無數次神游故地。看來,此時倒是多情應笑我了。小鎮的舊街,就像如歌的行板,鋪排在我對生活,對文藝如癡般迷戀的心中,讓我在窗前月下品嚼人生時,回味這往昔的一次經歷,這份經歷是什么呢,為何讓我如此銘心刻骨。

  但我又只記得古鎮在湖北的廣水,名字卻已忘記了。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