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觸動散文

散文隨筆 時間:2019-12-15 我要投稿
【www.vrjsth.live - 散文隨筆】

  今天因為工作的需要,我到附近的煤場去了。做煤炭生意,那就是煤老板了,我想他們一定很有錢了。

  煤場里堆滿了煤,在白雪的映襯下顯得格外的黝黑發亮,讓人不禁聯想到熊態燃燒的火苗,熾熱的烘烤,小時候家里的火爐,一家人的溫暖。

  煤場黑乎乎,落雪已經幫它吸去了浮塵,煤場主一身油黑發亮的工裝,包括帽子,手套,甚至是面部皮膚,雙手,都已經與煤灰難舍難分,有一種溶在一起的感覺,有一種日久生情的感覺,更有一種飽經滄桑的感覺,我想,歲月歷練人,總會打上生活的烙印。

  心很沉,為總在生活奔波路上的人們。

  我走進煤場主的家,低矮的小屋剛剛漫過頭底,黑乎乎的墻壁,簡單的家用,因屋小,因日久而顯得凌亂不堪,唯一富足的就是小屋的溫暖,小小的火爐,跳躍著希望的火苗,溫暖了我內心想像的落差,生活真的不是我們想像的那么簡單。

  煤場主的妻子,與煤場主一樣,有著被煤灰浸染的容顏,有著安于生活的平靜。小屋里有兩個孩子,安靜地坐在角落,年齡很小卻很乖,不嘻鬧更不粘父母。一位上了年紀的老人,端坐在墻角的木床上,面容有點憔悴。

  這時一輛很長很長的運煤車到了,煤場主的耳朵很靈,喊了一嗓子老婆就走了。

  北方的冬天很冷,路面結了一層冰,在行駛車輛的反復碾壓下,折射出冷清的光,路面更滑了。

  老街因為歷史久遠的緣故,巷道窄而且曲里拐彎的。這樣的巷道運煤車還要倒進去,是水平,更是經驗的積累,也有些許的生活所迫吧。

  煤司機被凍得蜷縮著仿佛伸展不來,讓人冷不丁會想到生活的壓力,能嗅到一股沉沉的味道。

  倒車時,煤場主端著一鍬煤灰,在車倒的瞬間,撒在車輪后的冰面上,防止車輛倒滑。也許這已是煤場主熟練的業務了,但我看來實在的危險,不由自主地喊了一聲:"你往后,小心,危險!"煤場主回頭微笑對我,仿佛在說,沒啥子了。但我的心里依然放不下。生活中偶然的意外,總會讓人在攸不及防中,飽嘗痛苦與折磨。

  屋外好冷,寒氣逼人,坐慣辦公室的我,很快就著不住了。再次回到小屋,兩個孩子依然乖乖地坐著,小男孩的手中多了一塊像水果更像土豆片的東西,放在嘴里啃著,我不解地問:"你在吃啥?"有點擔心他錯吃了生土豆片呢。"蘋果",他脆脆地答了一句。我再仔細看時,孩子面前的小桌上,有一個塑料袋,里面還剩了一塊削好的蘋果。但蘋果上有一層似有似無的煤灰,我心糾結了一下,想對孩子說洗洗再吃吧!但目光觸及四周時,我打住了自己的話語。簡單的一句洗洗再吃,能改變什么嗎?什么也改變不了呀!我沉默了。

  煤場就是小屋周圍僅有的一片空地,塊煤,沫煤攛成了堆,整個是煤灰的黑色,與周邊皚皚白雪相映成章,黑白分明,仿佛一種歲月兩重天。

  也許有一種生活現狀,叫我們看沒看到都存在。

  煤場雖然身處城中,但需要煤的人家還是很多,各種用途不一而終。有人來買煤時,或是連推車一起上大磅秤秤,或是用蛇皮袋裝好過秤。當他們用鐵鍬鈔起煤炭裝進袋子時,煤灰肆無忌憚地狂舞著,落入我們看不見的角落,當然有更多的被煤場工人無可奈何地吸入肺中,一種看不見的危害在默默隱忍中存在著,持續著。

  當我們不斷地收納生活的美好,形成一種完全的習以為常時,突然祼露在我們視野中的一些晦暗,心就會有一種生生被刺痛的感覺。

  有一種生存狀態叫學會隱忍。

  有一種生活習慣叫走不出的現實。

  有一種希望叫努力地活著。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势图 聚享游棋牌赚钱专区 鸿利彩票安卓 开发吃鸡游戏的人赚钱吗 中体育比分 优乐彩苹果 为什么宝马4s店赚钱 危化品处理赚钱 捕鱼大亨网络版 赚钱宝 pro 版本 麻将技巧实战打法视频 网上手机充值赚钱平台哪个好 手机上挂机赚钱的游戏排行 雪缘园比分直播网 幸运飞艇 成人卡丁车项目赚钱 东京42怎么赚钱